<%@ /0080/e/0080ep_includecss_1301.vm %>
网易首页 > 网易深圳房产 > 新闻 > 正文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0
分享至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在你心中,哪里是深圳的中心?

福田、罗湖、南山还是被戏称为“宇宙中心”的大龙华?

事实上,“深圳的中心在哪”这个话题早已不再新鲜。

深圳带状的城市结构,让这座城市天然没有“环”的概念。另一方面,由于深圳近30年来立体化的飞速发展,让这座城市无论经济、人文还是产业的聚集地,也以“深圳速度”发生着变化迁移。

这让“深圳的中心在哪?”这个看似平淡的问题不断被人谈论,也有着异于其他城市的特殊意味。

但遗憾的是,过往对于“深圳城市中心”的谈论与争议,一直没有跳出地价涨势、投资趋势等投机层面。深圳的魅力,绝不只是因为这里能让财富升值,包容、多元、让人奋斗不息才是深圳之所以成为深圳的内核。

的确,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自己关于城市中心的描述。这种描述可以从以往讨论的地理位置、资本集中、投资前景等角度出发,但绝不应局限于此。

“城市中心”与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似乎是根与叶的关系。

叶是根生命的体现和延伸;根是叶生命的维系与归宿。树梢上的一片叶,或许因为离自己的根太遥远,以至于它暂时忘记了根的存在,但叶片凋落后却本能地想回到根的身边。

关于“城市中心”的讨论应该有更多可能性。城市中心之于生活在城市的人们或许是家的方向、奋斗的目标、儿时第一次吃M记的记忆、生活久了的熟悉感更或者是现在陪伴在你身边的人。

那么,一座城市的中心,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今天,在2016绿景集团共识名家系列讲坛上,一场以“理想城优惠购楼盘相册最新报价)市 中心共识”为主题的论坛即将开始,让我们来听听,这个城市的中心发声!

嘉宾简介: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胡野秋,文化学者、凤凰卫视“纵横中国”栏目总策划、主持人。

曾数次获国家级新闻奖,包括“中国新闻奖”、“全国好新闻一等奖”、“全国现场短新闻一等奖”等新闻界最高奖。

1992年末南下深圳,供职于《深圳特区报》,并创办《影视双周刊》杂志,任副社长、总编辑。后在深圳从事文化战略、文化产业及传媒研究,出版有《胡腔野调》、《冒犯文化》、《作家曰》、《佛国橄榄绿》等著作,并在多家媒体开设个人专栏。同时任凤凰卫视《纵横中国》总策划、《凤凰影响力》策划人。曾担任深圳市特区文化研究中心文化产业研究室主任、2007功夫之星全球电视大赛文学顾问。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李津逵,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城市经营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中国城市经济学会理事、深圳城市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战略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哈佛大学“中国城市运营商”双向交流计划首席教练。2008年8月世纪大讲堂 《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思考》 在深圳主办了58期《银湖沙龙》等学术公益活动。

活动主题: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寻找城市中心 2016绿景共识名家系列讲坛

活动时间:2016年8月24日下午2点

活动地点:华侨城绽放花园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绿景集团的共识名家讲坛的现场,一起来探测深圳的未来,一起来寻找城市的中心。今天来到现场的主要是学界、地产界、媒体圈,大家对今天的话题充满了关注,充满了关心,因为每个人都是理想主义者,而且每个人都是在这个城市、在这个时代的中心。现在这个时代是什么时代呢?很多人说是互联网时代,也是一个充满不确定的年代,大家都在用一种不确定的关系来看城市,但是我们在不断的看望、不断的重复过程中,慢慢可能会找到一些不确定感,所以今天大家围坐在一起,就是要用中心的位置来消除这种不确定感。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深圳晚报常务副总编辑,我本人也是城市的观察者,我走过很多城市,我曾经到过昆明,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矛盾之城》,我可以非常确定的命名昆明的关键词,我曾经在东莞生活了十年,可能很多人对东莞非常了解,觉得东莞是中国性都,但是我在观察东莞的时候又给了它一个非常清晰的命名叫做“敢性之城”。

三年前我到了深圳,我用两年时间写一篇关于深圳的文章,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不管到哪个城市,到一个城市,成熟以后我就写一篇文章,给我的生命一种留念、一个交代,但是我来到深圳三年了,我找不到深圳一个关键词,因为这个年代话音太嘈杂,观点太多元,所有人群的关注点不太一样,加上深圳在中国是最具可能性、最具多样性的城市,所以我找不到。今天绿景集团办了一件很好的事情,他找来了一些非常有思想深度的文化学者、城市规划专家、文化界、媒体界的朋友,我们一起来寻找深圳的中心,请允许我介绍一下今天来得嘉宾。著名文化学者胡野秋先生,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城市经营研究中心李津逵老师,绿景集团副总裁、理想主义者、深圳主义者叶兴安先生,绿景集团副总裁陈先生,还有绿景集团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魏苕。

我不是非常合格的主持人,但是我是城市的观察者,今天我们关心的话题就是中心革命的年代,可能人觉得是一种未知的胜利,同时也是欲望的胜利,可能也是心灵的胜利。在座各位可能有很多人在今天的短片中呈现,深圳的中心在哪里?我在哪里,深圳的中心就在哪里。

深圳的中心从罗湖开始,一直到福田,后来有了南山科技的崛起,加上前海国家给予它很多政策和独特位置的标定,现在出现龙华地价中心,反正在这个城市里,多中心的声音特别多,我们今天邀请到了几位名家,今天的议题是这样的,先请两位老师做一个主题分享,然后进入嘉宾对谈,对谈完以后,我们邀请在场观众,如果有兴趣可以跟我们一起交互谈一些话题。

现在有请著名文化学者胡野秋先生跟我们分享“中心与心中——我们在寻找什么?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胡野秋:今天跟大家探讨一下“什么是中心”这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关于这个话题,每个人心中都有答案,但是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包括我自己,我也在不断地寻找城市的中心在哪里,但是有时候我会自己推翻自己的结论,为什么?我今天用的题目是“中心与心中——我们在寻找什么?”因为寻找的不同,可能你面对的城市中心的结论也有不同。

十年前,凤凰卫视找我想做一个栏目,叫“纵横中国”,我做了这个栏目的总策划,这个栏目就是每周拜访一座中国的城市,在拜访过程中,我们其实就是在寻找城市的中心,包括寻找城市的精神,这个城市的精髓是什么?这个城市的性格是什么?这个城市有什么样的故事?当时我对“纵横中国”的定位是纵横中国城市故事。

很多在都市里生活的人,表面上看我们很熟悉这座城市,但是仔细想想,我们的半径非常有限,基本上是两点一线或者最多三点一个小面,很多人对这个生活了十年以上的城市未必能说出它的中心在哪儿。比如我们刚才看到的片头,每个人都说出不同的中心概念,因为大家寻找不同。城市中心是一个物理空间,还是一个精神的空间?它是物理的空间,究竟是一条街道、一个广场,还只是几座建筑呢?每个人又不同。同样是建筑,究竟是一个商场,还是我家呢?标准又不一样。因此,我想首先要搞清楚我们在找什么,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开始进入今天的演讲。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何谓中心?

中心在中西方理解其实是不同的,西方人认为的中心是DOWNTOWN,西方有非常多的城市广场,比如法国协和广场等等,他们无非两点,一是交易,是商业的需要,二是可能是宗教的需要,比是一个大教堂旁边,比如巴黎圣母院等等,这些宗教场所形成城市的中心。在东方,比如中国,中国人的中心简单一句话,我们是政治的中心或者叫行政中心,比如说天安门,天安门在古代是皇家的地方,到了今天是国家管理机构的地方,仍然是政治中心,也是行政中心,每个城市都有省政府、市政府,到了县里有县政府。在古代,中国的城市的中心就是以县衙为中心的,所谓的衙府。因为两种功能的差异性,决定了我们的城市和西方的城市有非常大不同,包括今天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的城市为什么老变来变去的,这就跟中国以权力为中心的架构有关系,因为我们的中心往往是政府的所在地。了解清楚东西方对城市中心理解的不同,我们再下来可以看一看城市中心究竟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中心是怎样形成的?

在过去古代中国,我们都叫城市,实际上在中国的古语没有“城市”这个词,因为中国古代,城就是城,市就是市,城是一个物理空间,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城市,市就是市场交易的场所,我们现在叫城市,在古代城市可以用两个字代表它的概念,一个叫城,一个叫郭,为什么形成城郭呢?因为过去皇帝所在的地方,内城叫郭,外城才叫城,郭是形成一个更大的圈,也就是两个圈,这两个圈的形成在中国有2000年比较稳定的形态,但到了今天,我们知道中国的城市是一天一圈,所以中国叫摊大饼式的发展,城市中心以它为圆心的话,一圈一圈,就像一颗石头扔到水塘里面掀起的涟漪,大家现在开玩笑说北京的市歌是《五环之歌》,其实现在他们说了,这个歌又要改了,因为北京现在是七环了,马上八环就要建到河北了。这样一来,我们知道中国的城市中心是这样来的,我们是以政府为中心,比如北京是中央在那个地方,现在中央进一步要把北京市政府朝外迁,也就是三环以内都是中央的地方,三环以外市政府在那儿,将来北京多少个圈真是说不清楚。中国的城市化带来的是以权力为中心的扩张,而这种摊大饼式的扩张现在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讨论,这种方式究竟好不好?

西方对DOWNTOWN的理解跟我们不完全一样,比如我去洛杉矶,我说想看看洛杉矶的中心,我有一个朋友在洛杉矶生活了二十年,他说我不知道洛杉矶的中心在哪里,因为没有中心才叫洛杉矶,因为洛杉矶是由小城市群组成。我们过去说没有市中心怎么叫现代化的城市呢?现在发现它的现代化跟他的分中心或者跟他的泛中心、多中心其实有关系,你到哪个点上去看都非常好,但是这个城市又不拥挤,假如一个城市只有一个中心,其实是蛮可怕的。

在这一点上,我倒觉得深圳其实有点儿像洛杉矶,假如我们跟北京、上海比较的话,我们更像洛杉矶,北京以天安门为中心,上海以黄埔江那一块为核心,但剩下的地方就边缘,所以我们说一个城市有中心。第二个关键词是边缘,有中心就有边缘,我们发现深圳很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我们的中心和边缘常常混在一起,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城中村,可能市政府对面就有一个城中村,在罗湖区、福田区、南山区都有不同的城中村,而这个城中村和CBD往往咫尺之遥,这样的格局在我来看,本来是生态的非常科学的地方,就是我们有高、中、低不同层次在一起和谐共处,大家达到一种和解,达成一种协调。再比如巴西,巴西就是贫富非常明确,哪些地方是穷人区就是穷人区,富人区就是富人区,经常在某些地方会发生劫案。假如我们的城市贫富居住在一起,可能反而是安全的,有人认为是安全问题,但是现在发现他们在一起共同生活可能是最安全的,互相都知道,我们底细都清楚。印度新德里也好、孟买以后,它的六星级酒店很可能后面就有一条贫民窟,但并不因为这两个极端在一起社会不安定,反而相安无事。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在这样的城市中心的发展模式下,我们来探讨今天我最想探讨的题目,就是城市中心在心中,为什么我的题目是“中心与心中”呢?此心安处是故乡”这句话是苏东坡说的,苏东坡曾经写过一首词《定风波》,他的好朋友因为他的事受牵连发配到岭南广东,但是这个人过了几年官复原职,所以他写了一首词,这首词里有两句话“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故乡”,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在岭南那么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大概风土不好吧,但是那人却说此心安处是故乡,我的心在那里安定下来,那就是我的家乡。真正的中心是什么?是此心安处,我的心能够安宁下来,我的心能在这个地方得到平静,我可以在这个地方抒发表达自己的情怀。比如深圳,当年莲花山下一片荒草的时候,荒草一人多深的时候,差不多放了二十年时间没动,很多人很奇怪,为什么不开发这个地方?现在我们叫市民中心,现在是绝对的中心区,但是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这个地方为什么不发展?我们先从蛇口发展,再从罗湖发展,从两头向中间包抄,但莲花山下长期是一片荒地,为什么?因为当时的决策者还没有想好这个地方做什么。到2000年前夕开始动它了,那个时候大家觉得它做什么呢?有过一场争论,李嘉诚看好那个地方,很多香港的地产商都看好,说这是一块肥肉,据说李嘉诚跟深圳达成某种默契,高价买下来那个地方,如果算经济账的话,那个地方买下来是一定有升值空间的,无论开发商业用地、住宅用地都有无限的升值空间。

但是深圳做了最漂亮的事情就是摁住了那块地,让它做深圳中心优惠购楼盘相册最新报价)书城、深圳图书馆、深圳音乐厅,那三块地方规划,我当时在一个政府机构做研究,参与了深圳文化规划的起草,所以我有发言权,当时我们准备把它做成文化中心的时候,几乎是一片反对,说你们完全没有经济头脑,怎么能把城市最中心的地方做文化场所呢?文化场所大家都知道是赔钱的,卖书赚不了钱,还要赔钱,图书馆也赚不了钱,音乐厅现在有几个人去听交响乐啊?当时我们做规划确实受到很大的阻力。但是深圳市当时的决策者是有眼光的,让起草组去国外看,本来我们准备去北京、上海考察,方案已经定了,最后说去上海、北京看什么?深圳要做就要看欧洲、看美国,所以我们借那个机会出去转,欧洲一圈转下来,最后发现无论巴黎、伦敦、纽约,还是东京,人家最好的地方就是给音乐厅、大剧院,巴黎歌剧院在中心的中心,而且就那么高,你再到维也纳金色大厅看,我们想象中的金色大厅无比辉煌,到跟前一看,比深圳大剧院小多了,但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我们到维也纳就是要看这个小小的金色大厅,但是我们不是一定要追逐某一个超大的ShoppingMALL,ShoppingMALL在全世界有无数个,但是维也纳金色大厅只有一个。

又十年过去了,中心已经十周年,回过头看,它已经变成深圳人精神生活的重要空间,你星期天去看,完全可以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人满为患。我们对城市中心向文化靠拢、向人文靠拢,真的应该为它点赞。而且这个结果带来的是什么?带来的是越来越多城市人在文化中间得到精神的安放,心灵的平静,最后我们知道真正的中心就在我们心中。假如我们心中不认可,你再制造中心也没有用,比如我们把脑袋一拍,在某个地方制造中心是很难的。

我们最后归结到还是这句话,就是真正的城市中心就在市民的心中。谢谢大家!

主持人:刚刚胡老师用历史的、人文的、本土的来观察深圳的城市中心,讲到很多很核心的内在,比如他讲到音乐厅、中心书城、图书馆,还讲到此心安处是故乡,我觉得中心还有一个大心脏和小心脏的问题,刚才讲到中心书城,讲到音乐厅,其实我也挺有共鸣的,您还讲到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不认同,那么制造一个中心可能也不行,但我觉得音乐厅也好,书城也好,我们彼此认同,比如我居住在龙岗,那个地方就是中心,其实心灵的中心可能有不同的分别。

刚才胡老师用比较柔软的方式来讲中心和心中,接下来我们要请李津逵老师从另外的维度来讲讲城市的中心是什么,每个人在谈中心的时候各有各的说法,但里面的因果关系很混乱,我们最终就找不到一个共同的话题,这几年比如CBD是中央商务区、CLD是中央生活区,CAD是中央行政区,但是这些逻辑关系也有可能是错的,比如我曾经在昆明,昆明把市委市政府搬到距离老城区一个小时以外的地方,他们当时造了13栋非常著名的高楼大厦,很多地产商过去了,但是五、六年过后它没有成为一个中心,刚才胡老师讲到你不能随便去造一个中心,但是如果没有逻辑的安排或城市的规划,它一定能成为中心吗?这是我的疑问,接下来李津逵老师从深圳规划、经济逻辑给我们阐释深圳城市中心的变迁和标定的逻辑。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李津逵:站在这个地方和坐在下面的感觉不一样,我第一次在手机上看到这个活动的短片预告的时候,我在想怎么回事儿?G20从杭州改到深圳了吗?这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场景。进入21世纪以后,实际上人类的城市史发生了突变,虽然通信技术的突飞猛进和市政技术的不断臻于完善,人类可以创造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就是在通勤距离之内装下几千万人的生活,人们把它叫做大城市、大都会,而叫做超级城市有机体(SUO)。

今天的伦敦已经开始重新做规划,人口恐怕要翻一番,今天美国西海岸的城市在中心做规划,人口恐怕要翻一番,即使像莫斯科这样的城市,也已经在打造一个新莫斯科,它的面积是原来莫斯科老城的翻一番。在中国呢?中国正在经历着人类历史上空间规模和空间速度的城市化,我们这个城市几千年来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我们没有出过远门,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中华民族已经把一个欧洲的人口从中国的农村搬进了中国的城市,而且这个过程到现在,中国的城市化仅仅是56%的城市化率,未来从现在开始。我想跟大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作为一个超大城市有机体的深圳,其实才刚刚开始。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回顾深圳中心的变化,一个超大城市有机体,它的中心绝不会是单一的,绝不会是中国古代那些行政中心城市,因官而兴,官大城大,官走茶凉。我们的城市中心是怎么样发展的呢?它就好像是古希腊时代的地中海,200多个城邦围绕着地中海,但是大家说着同一种语言,形成一种大脑神经元的关系,200个城市发出200个信号,和另外200多个城市之间形成了10的N次方的关系,这就是创新的中心。

后来,在大西洋时代,大航海以后,英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这些城市之间又形成了几百个城市之间的10的N次方的关系,所以大西洋为中心的创新中心一直到现在没有衰落。大家今天的吃穿用度,所有的技术成果,哪一个不是中国人造的呢?都是MADE IN CHINA,但是哪一个是中国创造的呢?不都是大西洋创新传过来的吗?所以应该出现更多的城市中心、副中心,它们之间形成10的N次方的大脑神经元的关系。如果你说深圳的中心是罗湖,我猜想你是80、90年代就来到深圳的,那个时候在国贸,在阳光大厦搞批文,迎接港商,在做生意;如果你说福田是深圳的中心,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莲花山下草如人高的时代;如果你说华强北是深圳的中心,我猜想你一定是从事电子零配件相关行业的;如果你说南山是深圳的中心,我想你可能是从事IT、互联网甚至生命科学;如果你说龙华是深圳的中心,那我就猜想可能你是在那些、那些、那些企业里面,比如说华为,比如说富士康里面工作的人。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我们这个城市的每一步中心漂移标志着这个城市经济的发展,多么有意思啊,在这个经济发展过程中间,是谁的力量呢?有政府的力量,有民间的力量,比如说福田中心区,比如说前海,它是政府规划森林、民间生长树木的过程。比如说华强北,那是民间煽风点火,政府推波助澜的作用,深圳与刚才胡野秋老师说的那些内地城市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有一个可爱的民间,你和我,所有“我们”,在座的共同创造了今天这种多中心的局面。这种局面叫做什么呢?争先恐后、此起彼伏,百舸争流,千帆竞发,我们这个城市太可爱了,它把几千年来压在中华民族大众心中,奔向蓝色、奔向海洋的理想,在香港、在深圳实现了。

我想最后跟大家说的是,我们的想象力是有限的,我们的知识是有限的,深圳这几十年不断让我们大跌眼镜,感觉到突如其来,感觉到不能接受,因为深圳正处在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关节点,正如凯文凯利所说的,未来三十年,所有重大的发明现在还没有出现呢,所以我很同意林总所说的,如果从未来三十年来看,深圳的中心是什么样的架构,没有人能说得准,在这种情况下,我很认同胡野秋老师说的深圳的中心在我们的心中,你心中的深圳中心在哪里,你就奔向哪里,你心中的深圳中心是什么样子,你就去营造这个样子,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创造着深圳的历史。

主持人:谢谢李津逵老师,很精彩,而且非常有激情。如果你们不知道什么是中心,请站到这里来,光一打过来,你就有中心的感觉,本来你在下面很淡定,站在这里就不淡定了。作为一个城市中心,真的挺不容易,作为一个人的中心,也挺不容易的。刚才李津逵老师讲的一番话我非常非常认同,不管时代怎么变,有些中心会变,但有些中心是不会变的,比如福田,比如莲花山会变吗?市政府还会迁移到南山吗?不会。不管怎么样讲,我觉得中心一定要考验最重要的东西,我觉得还是资源的集聚能力,还有人流的汇集能力以及综合配置能力,这些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这些,你怎么规划?你怎么安排?你怎么期待?无论科技怎么变,我们心目中认定的中心是不会变的,就像科技,无论科技怎么变,人心是不会变的。

刚才我们谈了一些比较高大上的话题,接下来我作为沙龙对话主持人,再问两位老师一些细节问题,有请胡野秋老师和李津逵老师再次到台上来。

刚才我们讲的都是一些公共的话题,没有涉及到个人话题,这个城市最丰富、最可爱的还是个人,我想问两位老师,你们个人心目中深圳的中心是哪里?你们家人认为的深圳中心是哪里?首先有请胡野秋老师。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胡野秋:真的可能因为个人原因,我常常不自而然的就会到书城去,中心书城、音乐厅和图书馆,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在深圳晚报上登过,叫“我在深圳幸福的金三角”,金三角是最快乐的地方,在中心书城,一方面翻翻书,还可以经常听听沙龙,对面是图书馆,我有时候写东西会去图书馆,图书馆也有很多有意思的沙龙,他也会请我去跟一些读者见面。音乐厅在旁边,我没有那么高雅,但是也会去听听交响乐、小提琴、钢琴,让我的耳朵变得稍微高级一点,所以我个人的中心基本上是去那里,深圳的ShoppingMall,包括华润超市,估计一年我都去不了一次,很多开发商开了那么多广场,我去的特别少,我去的基本上是文化场所。

主持人:我想插一个小小的问号,假如中心书城、音乐厅是在南澳,你会经常去吗?

胡野秋:如果这么可爱的书城在南澳的话,我肯定是要去的,假如中心是华润或者万佳超市,那我肯定还是到南澳去,这不是矫情。

主持人:接下来有请李老师回答。

李津逵:如果说深圳有一个精神的中心,我可能更愿意选择蛇口,蛇口可能与所有的中国城市都不一样,中国传统的城市是征服者来到一个地方之后,规划处一个城市,叫“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市朝一夫”,但是地中海的这些城市不一样,在2500年以前,它是一个一个殖民地,这个词翻译到中国就有情感色彩叫殖民地,在地中海附近会出现雅典、斯巴达、奥林匹克这样一些城市,而所有这些城市的优点,首先它是高度自治的,以商业为中心,为主要的产业,人们之间有一种信用、勇敢、自强、独立等等,而这种精神,这种从先进文明来到一个蛮荒之地,建一个新区,这个东西就是蛇口,所以蛇口可能是中华民族建立的第一个海洋城邦,它的精神至今还没有哪一个中国城市能够跟它比肩,它是起点也是巅峰,我愿意把精神放在这个中心。

如果说来自民间的草根式创新土壤,这种东西我想放在华强北,当然野秋老师说的那个地方我非常喜欢,但是一个建筑之隔,往大鹏展翅的市民中心的南面去看,那就完全是中国传统城市的建筑,那是一个崇尚权力,匍匐于权力脚下的环境营造,说实话我不太喜欢,我喜欢的是大鹏展翅后面那三个文化中心。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主持人:我发现李老师是一个蛮花心的人,但也很专心,很柔软。不管讲到蛇口,还是福田,好像从来没有出过原来的关内,之前有关内关外之说,这两年反而没有了,这反而突显了各板块的独立性,这也是深圳多元文化的伟大之处。我自己也有中心,我这个人比较世俗,我当时在深圳买房子,我就说要买近的,在莲花山下,要大,要便宜,当时的虹湾还没盖,否则我也买了,如果我再买房子,还是一定买在福田。当然,蛇口也是中心,蛇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原点,如果你讲中心,宝安也可以说,宝安也是深圳的原点。刚刚我问两位一个问题“你们个人的中心是什么?”其实这也形成了一个话题,个人的趋向、心灵的向往,此心安处是故乡的特点,跟整个城市的空间如何契合?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就像刚才我站在那里,我就觉得我到了中心,到了中心不见得一定是好的,你怎么来安放自己的中心?怎么安放自己的内心?比如我来深圳两三年,觉得很焦虑,我们在中心的时候,个人如何安方自己的中心?

胡野秋:这是一个好问题,其实应该这么讲,拿深圳来说,我非常希望深圳是个多中心的城市,不要只有一个中心,首先,我们三个人的观点都不同,我非常高兴,假如我们三个人都喜欢同一个中心的话,这恰恰是失败,倒是我们每个人找到自己不同的中心才是最好的。从人的本质上来说,人是想让自己边缘化的,尤其是读书人,你刚才问我,假如中心书城在南澳或大鹏,其实那样的话我会更喜欢,我自己住南山,因为福田的房价太贵了,我就在南山住着,当然南山现在也非常贵,但我是二十年前买的房子,占了很大的便宜。

刚才李老师说到蛇口,15年前我跟你的印象是一样的,我来深圳24年,当时蛇口就是我想象中的欧洲的小城,我出去以后发现它跟德国的小镇非常像,但那是当年的蛇口。现在的蛇口,我不知道津逵老师多久没去了,其实跟福田、罗湖差不多,当然福田会好一点,跟罗湖很多地方都差不多,这种趋同化反而是我担心的,我希望城市中心应该是不同的、有重心选择的中心,比如你到海边去,到大鹏去,你想看看田园风光,这些都很好,但关键在于我们在中心的打造上能不能多一点市民的参与,不完全是规划家的参与,我本人是深圳市规土委专家委员会的委员,而且我是唯一一个非建筑类委员,我是文化的,他们请我去,我说证明你们这一届还能听一些外行人的意见,因为过去全是规划师,我们这些人在他们眼里就是未来沙盘上的一颗小沙子,现在他们终于愿意听一听建筑之外的声音了,我是搞文化研究的,我经常跟他们讲“这个地方拆掉,将来会非常非常麻烦”,比如东门,东风改造是失败的,没有改造之前,当年的东门破破旧旧,但是东门无限魅力,它是有人气的,有烟火气的,但今天的东门全是大理石铺地,旁边全是高大上的建筑,你到里面一看,那些商家哭都来不及了,最大的问题还不是在这儿,我痛心的是什么?里面本来有一个清代的文物叫思月书院,还有一口井被填掉了,我当时写信说你们千万不要把它改了,那口井要保留下来,后来他们给我的回应是“胡老师,我们非常尊重你的意见,我们把思月书院拆掉了,在那个地方重建了一个,比原来的还漂亮”,我说你建的是建筑垃圾,不是清朝文物,从此以后我不想去,你想打造的是商业的中心,但它不是我们原来心目中的中心,所以被我排除掉了。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主持人:我想强调细一点,目前的中心就是一个向日葵,就像一个太阳,现在很多人往福田、南山涌,但在不确定的年代,在转型的年代,尤其在高房价的年代,在座有很多年轻人,甚至不再年轻的年轻人,每个人都有对生活的美好向往,我们个人在这种大时代里,是如何自处呢?我想听一听李津逵老师的意见,作为在深圳生活至少二十年的时候,而且曾经参与过深圳很多规划研究,给年轻人包括不再年轻的年轻人提一些建议。

李津逵:我跟野秋老师是前后来到深圳的,刚刚到深圳的时候,我说整个城市的夜空中还没有任何一盏灯属于我,我想每个刚来深圳的人都会有这种迷茫,都会有这种焦虑,希望在夜空中间有一盏属于自己的灯。美国有一句话说纽约有三种人,第一种人是住在豪宅里面的纽约人,第二种是住在新泽西,来回纽约通勤的人,第三种人是日夜渴望着进入纽约但还没有进入到纽约,在那儿租房的人,那些人我见过很多,比如说他们从埃及来,从孟加拉来,从东南亚来,他们在街头开着小车做热狗,这些人眼里充满着对纽约的渴望,而第三种“纽约人”或者这第三种“深圳人”才是深圳最宝贵的血液,一定要善待这些人。

胡野秋:而且人数也是最多的。

李津逵:第三种“深圳人”是生活在总面积不到深圳建成区面积5%的城中村里面,今天我们就不展开这个话题,我只想说我们要鼓励这些人,我们要向这些人致以敬意,给他们加油,哪怕他们在深圳待上三年、五年,最后实在挺不下去了,回到家乡,他们也是家乡中间先进文明的引领者,如果他们再回到深圳,那就是说他们积蓄了能量再打拼一把,中华民族需要一个战场,不是说一毕业来到县城,由于我家跟县城的几大家族有某种关系,于是我进入了公务员队伍,一辈子从科长到处长我看得清清楚楚。不要过那样的各自,要过一种哥伦布的日子、达伽玛的日子,面对茫茫的海洋,我不知道怎么样,但是我拼一把。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主持人:刚刚您讲到,一个城市不仅需要高度,不仅需要广度,不仅需要深度,更需要温度,温度可能这两年深圳人又爱又恨的一点,深圳这两年发生了一些在中国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都没有低估到的现象,现在媒体有大量的反思文章、建议文章、批判文章,但是不管怎么批判,中心是哪里就是哪里,人还是得留下去。

在这个时代,像我们这样的不再年轻的年轻人,依然在拼搏,我一直在鼓励自己,比如说在深圳,在中国剧烈转型的年代,没有一个真正好的行业,也没有一个真正好的岗位,也没有一个真正让所有人觉得十全十美的城市,我们的快乐、我们的传奇、我们的安宁要自己去创造。有适度的焦虑感,不见得是坏事,可能会让你离中心更近。但在我们思考近的同时,要思考退,在这个逐利的年代,或者说财富至上的年代,大部分人都是一样的,都是有人性弱点的,都希望给家人带来更美好的生活场景,所以深圳人更要考虑的是奋斗、前进,你只有前进,才有了退的可能,才有胡老师希望的安宁,如果他今天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拉着一个小皮箱来到深圳,你依然可能扑向的是南山,扑向的是福田,扑向的是最好的单位。城市中心或者心灵中心、生活中心,它不仅仅是一个大而全的话题,跟每个人都息息相关,这也就是今天绿景集团共识名家系列论坛第一场的意义所在。

接下来台下观众可以跟台上两位老师,也可以跟我互动一下,一个人提一个问题,问题最好清晰、简短一点。

提问:我想问两位老师,对于刚来深圳打拼的年轻人,他可能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又很焦虑,你说他应该怎么办?

胡野秋:你基本上问的还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但我愿意回答你的问题,因为给年轻人一点建议,不管有没有用,都是好的。

首先,我觉得必要的焦虑感人人都有,连我们也有焦虑感,更何况年轻人,但同时我想告诉你,对年轻人来说,先脚踏实地的从这个城市任何一点立足都可以,未必年轻人一来就要进入城市的中心,因为中心是有代价的,你今天到了这个城市,哪个土壤让你载下去了,你就在这里待下去,但也可能是逐渐移动的过程。中国的年轻人始终有一个问题,我也做过比较,中国人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时候就是最焦虑的一群,还没毕业呢,读书的时候就在想将来找工作,美国的学生考试平平,可以说他们几年就是在玩,从来不会焦虑,他觉得我焦虑有什么用?我毕业了,该找工作就投简历,别人收就收,不收也没办法。中国人都是把焦虑提前了,包括你们的焦虑,现在很多高中生都开始有了,他妈妈就开始讲“你不学好,成绩不好,将来完了”。然后到大学又开始焦虑,中国年轻人特别容易皱着眉头,不要让自己一进入城市就进城市中心,我们今天讨论的城市中心是重要的,但不是对每个人,如果你刚来,在城市边缘待着很舒服的话,也可以待下去,如果你已经积攒了力量,可以向中心进发,这是一个变量的过程,你先不要焦虑,你在福田区郊区的话,到了宝安,我估计焦虑下了一半,到了龙岗,又下了一半,最后在那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谈谈恋爱,多好。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主持人:你的焦虑消失了没有?接下来有请下一位提问。

提问:李老师,您好!我们这种超级城市有机体可能会带来负面的影响,比如生态、社会的不公平,甚至房价上涨,您觉得深圳在规划和发展的同时应该如何规避这种问题?

李津逵:谢谢你的问题,其实由于人口大规模、高密度集聚带来的问题,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都已经走过了,我们今天是56%的城市化率,在50%的时候,英国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写《共产党宣言》的时候,法国就是巴黎公社起义的时候,美国就是“五一大罢工”的时候,人家的社会矛盾都已经经历过了。在我们今天56%城市化率的时候,就是伦敦的泰晤士河从船上掉下去几百个人,最后死了一半,不是淹死了,而是呛死了,就是日本大规模的职业病、地方病爆发的时候。所以人类聚集带来的问题由人类去解决,我们应该对人类有信心,但当前深圳的房价确实高得离谱,给我们的年轻人走进城市带来了很多困扰,我想一方面政府应该平衡一下房地产开发取得的土地财政收入和由城中村为代表的低成本生活区保留更多年轻人有低成本生活环境。另一方面,可能我们自己也要做好这样的准备,从全球来讲,华语世界可以选择的有前景的城市就那么几个,而在那几个中间,深圳的房价并不是很高。

主持人:所以绿景的房子还可以再提价是吗?

李津逵:所以我们还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去应付未来的挑战,可能我们要做好进一步让焦虑拉升我们张力的准备。谢谢!

胡野秋:我刚刚安抚好一个小朋友,她又开始焦虑了。

主持人:听到两位老师说的话,我也很焦虑。刚刚我在看大家有没有互动的时候,好像只有女孩子举手,男同胞都在奔跑,无心发问,无心沉思,我们接下来找一位男生发问。

胡野秋:男生不焦虑。

网易直播|2016绿景集团:理想城市 中心共识

主持人:男生好像都不迷茫,女孩子还有没有迷茫的?

提问:我是今天的工作人员,很荣幸见到两位老师,我想抓住这个机会提一个问题,想问一下两位老师,就深圳来说,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城市中心多点发展,还是中心区域辐射范围不断扩大,哪种模式更利于城市发展?

胡野秋:我觉得应该是多中心的发展,而且是不同区域,因为深圳在地理上是东西向带状,南北相对比较狭窄,在这个地形地貌上,我们想发展五环也发展不起来,从滨河到北环,最南最北这两条主干道其实很近,要是在北京,可能连一环都没有过去。这样的话,符合深圳自己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天女散花式的发展,或者叫洛杉矶式的发展,这样可能让这个城市每个点都有不同的人在那个地方生活,但是每个地方有相对的中心,相对的中心会构成不同的人群向不同的适合他的中心去集聚,这是一个好事。

另外,大家现在都在进入城市化的时候,尤其中国的城市化是全世界发展速度最快,而且最集中的时代,甚至我个人认为已经有点失速了,我们叫城镇化,我就在想,城市化也好,城镇化也好,我们按这样的速度再下去,没准一百年以后或者两百年以后,我们又得回来做乡村化,重新把地挖出来,想办法种田,因为人的心中始终有一个田园,田园非常重要。假如都是钢筋混凝土的建筑,现在城市和城市之间的区别不大了,你说北京、上海、深圳有区别吗?没有区别,每个城市都有大的ShoppingMall,都有步行街,有麦当劳、肯德基,我那时候跑“纵横中国”的时候每个星期我们要跑一个城市,我有时候在酒店醒过来,第一秒在想我在哪个地方?我自己都忘了,有的时候在街道上拍,恍惚间我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城市。所以深圳千万不要制造只有一个中心,应该是多个中心,只有这样,深圳才是带状发展的城市。

李津逵:刚才周总和野秋老师都提到一个词——边缘,其实边缘在国际上叫“边缘城市”,美国科特金写过一本《全球城市史》,他说未来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最有前景的地方是大都市圈内的一些边缘地带。我现在想问大家,比如内地很多政府说我招商引资打造一个电商园,“打造”这个词是我很烦的一个词,他说已经进去了400家电商,这是不是就是这个城市电商的中心呢?我现在告诉大家,在深圳龙岗区一个自然村,就是生产队,这个自然村有800本地原住农民,住了将近1万外来人口,有多少淘宝店呢?4000家。各位,在龙岗有4000家淘宝点集中在一个自然村里,这是不是电商的中心?如果你找电商的中心,可能跑到这儿去了,你要找资本的中心,可能到前海去了,你要找国际专利中心,可能到坂田去了。所以我很同意野秋老师的观点,我们的城市就像一锅在烧开的水,到处都滚动着气泡,都在沸腾,但是没有形成一个特定的中心,而是相互之间形成10的N次方的大脑神经元的关系,这就是世界级创新中心的样子。

主持人:谢谢李老师,也谢谢野秋老师的分享。刚才两位老师从各种维度讲述中心以及中心以外的话题,我们从这些观点中可以看到深圳确实给城市很多可能,也给我们生活很多可能。

今天这个话题也很感谢在座所有媒体同行的关注,今天的录播,绿景集团以及红树湾一号深圳客等一些机构将把片子在互联网传播,到时欢迎大家关注、传播,让这些有力量的观点给更多人看到。

提问:我还有一个问题,刚才两位老师讲到深圳是多元化,并且中心也是属于点状式的,我来深圳快十年了,在我的理解,深圳的中心还是福田,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有金三角文化中心,还有莲花山,还有百年传下来的红树林自然资源,有深圳之前它就在那里形成了,政府也是一直在维护、保护这样一个自然生态资源,是不是政府也是有意理解福田是一个中心,并且它有平安大厦、KKMall刷新着世界地标、亚洲地标,市政府是不是下意识把福田作为深圳的中心?

李津逵:不是下意识,是主导意识。

提问:我一直觉得福田在深圳带状的情况下还是一个中心。

李津逵:福田中心区从1984年开始,从周干峙院士、中规院做的规划,你说得很对,深圳政府如果要做一个中心,就是福田,而且就是福田中心区。但我想补充的是,如果深圳只有政府这一只手,只有政府这一个意志,我们和北京没有区别,我们也将变成一个平庸之城,深圳恰恰就是有民间的不断生发出来的各种各样不同的分中心或者多中心,它才构成与北京不同的海洋文明的城市。

主持人:今天绿景集团共识名家系列论坛的第一场到此结束,我们共同期待第二场,也谢谢虹湾、红树湾一号深圳客支持本场活动。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特朗普称击败哈里斯比拜登更容易,民调显示哈里斯比特朗普副手万斯更受欢迎

特朗普称击败哈里斯比拜登更容易,民调显示哈里斯比特朗普副手万斯更受欢迎

极目新闻
2024-07-22 11:01:43
广东将派发800万元文旅消费补贴券

广东将派发800万元文旅消费补贴券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4-07-23 07:19:04
离婚要给丈夫16万?自驾阿姨霸气回应“还是对我不了解”

离婚要给丈夫16万?自驾阿姨霸气回应“还是对我不了解”

极目新闻
2024-07-22 22:01:21
中国新一艘航母开建?舰岛小得吓人,法专家:越看越心痛

中国新一艘航母开建?舰岛小得吓人,法专家:越看越心痛

深蓝航迹
2024-07-22 12:14:06
拜登被政变拿下,签名伪造,家人暗示重病晚期

拜登被政变拿下,签名伪造,家人暗示重病晚期

丁辰灵
2024-07-22 22:58:09
会使尿酸越来越高的6个坏习惯

会使尿酸越来越高的6个坏习惯

今日养生之道
2024-07-22 22:00:22
支付宝突然更新,网友炸了

支付宝突然更新,网友炸了

锋潮评测
2024-07-22 19:33:17
印度第一夫人:17岁出嫁,50多年没有见过莫迪,73岁在乡下放牛

印度第一夫人:17岁出嫁,50多年没有见过莫迪,73岁在乡下放牛

小书生吃瓜
2024-07-22 22:19:29
洗洗睡吧,菲又可以给仁爱礁破船送吃送喝了!破船拖走遥遥无期

洗洗睡吧,菲又可以给仁爱礁破船送吃送喝了!破船拖走遥遥无期

文雅笔墨
2024-07-22 15:13:58
马英九:若大陆统一台湾的手段不和平,过程不民主,台湾人不接受

马英九:若大陆统一台湾的手段不和平,过程不民主,台湾人不接受

议纪史
2024-07-19 18:50:02
拜登退选前“噩梦三周”:恐慌焦虑蔓延和多起来的“内部人士”

拜登退选前“噩梦三周”:恐慌焦虑蔓延和多起来的“内部人士”

澎湃新闻
2024-07-22 13:00:29
台风“格美”路径调整!直奔浙江?目前吃成一个“巨无霸”,灾害风险非常大!宁波接下来将…

台风“格美”路径调整!直奔浙江?目前吃成一个“巨无霸”,灾害风险非常大!宁波接下来将…

鲁中晨报
2024-07-22 13:49:13
降息只是开始,重头戏还在后面

降息只是开始,重头戏还在后面

米筐投资
2024-07-23 07:07:52
北约开首枪,或没收中国数百亿资产,人民日报敲响钟声,后果严重

北约开首枪,或没收中国数百亿资产,人民日报敲响钟声,后果严重

大白话瞰世界
2024-07-20 10:06:22
大反转!宗馥莉继续掌舵,股权事宜或许解决,央媒发声,评论沦陷

大反转!宗馥莉继续掌舵,股权事宜或许解决,央媒发声,评论沦陷

小淇言说
2024-07-23 06:27:54
萝卜快跑致交通瘫痪引众怒,武汉经开重拳出击:约谈整改!

萝卜快跑致交通瘫痪引众怒,武汉经开重拳出击:约谈整改!

历史有些冷
2024-07-22 19:30:03
Nature重磅:AI击败最先进全球传统天气、气候模型,30秒生成22.8天大气模拟,准确预测40年全球变暖趋势

Nature重磅:AI击败最先进全球传统天气、气候模型,30秒生成22.8天大气模拟,准确预测40年全球变暖趋势

学术头条
2024-07-23 08:13:28
俄外长正告全世界,普京的“新俄罗斯”,绝对不容任何人染指

俄外长正告全世界,普京的“新俄罗斯”,绝对不容任何人染指

科罗廖夫
2024-07-22 09:41:02
94年二嫂把表妹介绍我,我拒绝后她追到单位,后来才知自己捡到宝

94年二嫂把表妹介绍我,我拒绝后她追到单位,后来才知自己捡到宝

悠悠写故事
2024-07-08 15:59:35
自带空调入住奥运村,芬兰奥运代表团负责人:这是正确的决定

自带空调入住奥运村,芬兰奥运代表团负责人:这是正确的决定

懂球帝
2024-07-22 17:16:16
2024-07-23 11:14:44

深圳房产

光明区发文整治“买房返佣违规交易”

编辑推荐楼盘

头条要闻

专家:宣布退选后 拜登或在俄乌冲突中采取更激进措施

头条要闻

专家:宣布退选后 拜登或在俄乌冲突中采取更激进措施

财经要闻

"大结局?" 娃哈哈声明:宗馥莉继续履职

体育要闻

38岁的他又夺冠了 带着对离世队友的承诺

娱乐要闻

王鹤棣新歌口碑翻车 歌词狂妄曲风过时

科技要闻

华为Pura70最高降千元 消费者直呼被"背刺"

汽车要闻

续航901km 岚图知音智驾版或售25万起

态度原创

家居
艺术
游戏
教育
手机

家居要闻

静谧浮生 突破维度束缚

艺术要闻

穿越时空的艺术:《马可·波罗》AI沉浸影片探索人类文明

战棋游戏《深狱》Steam页面 发售日期待定

教育要闻

学习词典 |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手机要闻

苹果:高温天气限制手机性能 不建议极端降温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