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深圳房产 > 正文

楼市有料| 去年的二手疯狂违约潮 后来碎了谁的深圳梦?

2016-05-13 00:52:48 来源: 网易房产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一个赤裸裸的事实是,违约成本根本赶不上疯狂的房价,于是,深圳楼市在去年二季度开始,成为了“二手房高危区”。一年过去,网易房产再次采访了被反价的深圳购房者,从他们这一年来的故事当中可以感受得到,暴涨的高房价,确实将一部分带有深圳梦的人,推倒在了屠刀之下……

 网易房产5月12日独家报道 网易记者第一次见到牛先生夫妇的那天,深圳刚好发布了寒冷黄色预警,那一天气温骤降。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他们夫妇二人说道,雪上加霜的是,就在刚刚,房子被判决了“死刑”。

实际上,更确切地讲,这个“死”了的房子,牛先生夫妇二人并不曾拥有过。

和很多这一年来走出这个门口的深圳买房人相似,这一次,牛先生不再是心烦意乱,而是彻底的心灰意冷。如今孩子已经快半岁,家却不知在何方,牛先生告诉网易记者:“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了我们的房子,搞不懂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时间回到去年的3月份。

自2015年深圳“330新政”实施以后,深圳房价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疯涨,而令人“大开眼界”的深圳楼市,背后还衍生出了一系列闻所未闻的楼市乱象、歪风,因此,全国人民也在去年看到了如“深圳房主卖房后反悔强行收房,辣椒水喷到买房者婴儿”这样的头条新闻。

一个赤裸裸的事实就是,违约成本根本赶不上疯狂的房价,于是,深圳楼市在去年二季度开始,很自然地就成为了“二手房高危区”:业主肆意加价、以各种理由甚至是无理由进行毁约,而没有了退路的买房者则只能走上维权路。

一年过去,网易房产再次采访了这样一些被反价的深圳购房者,从他们这一年来的故事以及最终的判决结果当中可以感受得到,深圳去年暴涨的高房价,确实将一部分带有深圳梦的人,推倒在了筑梦的路上……

楼市有料:去年的二手疯狂违约潮 碎了谁的深圳梦?
(二手房买家举行维权活动 受访者供图)

去年深圳二手房反价案较同期暴涨30倍 占成交量3成以上

2015年3月,深圳一手房均价26566元/㎡,二手房均价32504元/㎡;

2016年3月,深圳一手房均价49989元/㎡,二手房均价56149元/㎡。

这一年,深圳的一手、二手分别同比上涨88.2%、72.7%。

这一年,伴随着深圳房价同步上涨的是二手房反价案件数量。广东信荣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茂荣根据各区法院房产庭案号及代理案件粗略统算,业主反价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近万件,而诉前经过中介、律师协调和解未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约为诉讼案件的3倍之多。根据数据的估算,去年全年深圳二手房业主反价数量在3万件以上,约占深圳二手房成交量的30%以上。而往年房价稳定期的纠纷量约1%左右,2015年反价量暴涨了30多倍。

在深圳一个二手买家维权群中,有近千名被反价的买家,据群主透露,被判继续履行合同和索取违约金的占主流,但即使“成功”了,后期执行过程中仍然会遇到业主的不配合等问题。

在2015年的这波反价潮中,部分购房者成功的要回了房子,有些迫于无奈只能选择更改诉求、索取违约金,有些仍在在维权的路上龃龉前行,还有些在这场闹剧中彻底失去了该有的生活。

楼市有料:去年的二手疯狂违约潮 碎了谁的深圳梦?
(深圳二手房买家的维权活动 受访者供图)

 买房的时候妻子怀孕,现在孩子已快半岁家却不知在何方

2015年5月20日,看房近半年的牛先生最终选定了布吉的一个小户型,并支付了5万元定金。按照预期,牛先生的孩子出生后,一家三口的故事都将从这套房子里开始。

和很多普通的购房者一样,牛先生来深圳奋斗了几年有了一些存款,集双方父母之力凑齐了首付。随着日益高涨的房价,牛先生的购房目标从新房变成了二手房、关内转移到了关外,经过近半年的看房过程,终于选定了布吉大芬茂业城花园大厦一73平的小户型,总价114万。当时牛先生的妻子已经怀孕,夫妻二人倾全家之力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小生命。

业主严某由于身在异地,于是将转让房产事宜全权委托给了代理人郑某。在查询了房产证并电话咨询罗湖公证处公证书和委托书的真实性后,确保无误后牛先生与代理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并支付了5万元定金。

按照约定,牛先生应该在中国银行于6月5日前做好首期资金监管,但由于楼龄超过20年,贷款年限无法满足。在征得代理人同意后,牛先生前往工商银行重新做了贷款申请。

正式取得工商银行的贷款承诺函已经是7月23日,牛先生将赎楼所需缴纳的税费交与了中介,万事俱备,只欠赎楼。

然而一个礼拜后,中介打来电话却告知牛先生业主严某拒绝赎楼,经过双方多次交易后,业主严某要求加价10万才能继续进行交易。沟通无果后,牛先生将业主严某告上了法庭,要求业主严某配合继续履行合同,并支付违约金。

由于长期奔波于中介、律所以及法院之间,还要兼顾怀孕的妻子,牛先生无奈离职,一个月时间瘦了将近20斤。

令牛先生没想到的是,牛先生夫妇的全部诉求被驳回。

2016年3月10日,牛先生的案件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业主严某提出该处房产是其与妻子的共同财产,其妻敖某对于严某出售房产一事并不知情且之后表示拒绝。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指出,夫妻有一方不同意出售房产,将不支持继续履行合同。

现在牛先生的孩子已经半岁,暴涨的房价让牛先生安家深圳的梦已彻底破碎。

“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了我们的房子,搞不懂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楼市有料:去年的二手疯狂违约潮 碎了谁的深圳梦?
(深圳二手房买家的维权活动 受访者供图)

一房两卖,房产被仲裁过户给第三方,《仲裁法》的漏洞谁来背?

在吴先生的构想中,远在江西老家的孩子今年应该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在深圳上着幼儿园。然而现在吴先生夫妇只能租房生活,在维权的路上苦苦挣扎。

去年年初,为了准备孩子上学,吴先生于卖掉了名下一套37㎡的小户型,2015年2月11日,吴先生以妻子的名义,准备购买南山南粤明珠花园一套85㎡的改善型物业,与业主谈好的价格是320万,并交了15万定金。

3月19日,吴先生夫妇去银行交了剩余首期款81万,并做了资金监管,4月8日银行出了贷款承诺函,一切都按部就班,只剩下过户这最后一步。

然而过户前夕,由于房价暴涨,业主李先生要求加价100万,吴先生无法同意其无理要求,于是上诉法院要求业主强制过户,并申请法院于2015年6月3日查封该房产。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案件出现了案外买家第三方许先生。6月15日,许先生向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对业主李先生提起仲裁,其表示自己已于5月10日以350万购买了李先生房产,并一次性支付全部房款,但在过户时发现该房产处于冻结(理应查封)状态,其具备深圳购房资格,故请求裁决合同有效、履行过户手续,并赔偿5万元损失等。业主李先生表示认可其全部仲裁请求,愿意配合过户。

6月25日,仲裁委在收到第三方许先生及业主李先生共同签署的《协议书》后,认为双方合同合法有效,业主李先生也再次承诺会配合履行过户手续。9月16日,仲裁委裁决许李合同有效,应继续履行过户手续。

由于该份仲裁裁决书,法院表示涉案房屋已通过合法程序出售给了第三方许先生,吴先生的交易无法继续履行,此时该处房产市值已经超过600万,吴先生夫妇不愿更改诉讼请求,坚持要房,今年3月8日,法院驳回了吴先生夫妇的所有请求。

张茂荣认为,仲裁庭在房屋已被有效查封不可能完成过户的情况下,仍然裁决业主过户不符合《合同法》第110条之规定,正面挑衅了南山法院的生效查封裁定!而且就目前来说,《仲裁法》没有规定实体错误方面的仲裁纠错程序,即便裁决错误,只要不违反仲裁程序,也几乎无法纠正!此外,《仲裁法》没有规定第三人撤销之诉程序,即便是仲裁当事人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第三人也无可奈何!

张茂荣认为,仲裁程序存在严重漏洞,《仲裁法》急需修改并引入第三人撤销之诉!

吴先生表示,自己和妻子都是普通职员,收入并不算太高,一审败诉诉讼费共6万多,是否继续上诉也纠结了很久。

但为了完成自己的美丽构想,吴先生夫妇依旧提起上诉申请。

亲身讲述:多花时间找到专业的律师,这是决定案件成败的关键

一审判决下来后,违约的卖方竟成了赢家,这对于刘先生夫妇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怀揣着不服,刘先生提起上诉。二审撤销了一审判决,业主需继续履行合同,尽管有遗憾,但对于在深圳打拼多年的刘先生夫妇来说,也算是在深圳有了立足之地。

2015年4月6日,刘先生正式签订了购房合同,以180万购买了龙华一套88㎡的房子。由于业主夫妇都是深圳社会福利中心的职员,基于对方的职业,刘先生在整个买房过程中毫无保留的信任了他们。

按照合同约定,刘先生在2015年4月30日之前做好了资金监管,5月12日取得了公积金贷款审批同意单。由于刘先生是公积金组合贷款,按照银行要求,评估公司必须进屋拍照才能取得商业贷款承诺函。

由于业主李某的房子当时处于出租状态,评估公司拍照必须取得租客的同意,据刘先生及租客表示,业主李某夫妇为阻止拍照,曾故意激怒租客,导致评估再三搁置。在刘先生的调节下,终于在5月28日完成了流程。

然而三天后,业主李某夫妇通知银行房产取消交易,取走了评估公司报告,取消了赎楼担保,并且要求继续交易需按照市场价,那意味着刘先生需多加60万左右。刘先生沟通无果后提起诉讼,要求对方继续履行合同。期间刘先生重新提交了评估报告,7月14日取得了贷款承诺函。

10月15日,刘先生夫妇收到了法院的判决书,但却成了违约的那一方,法院的依据是其未在约定日期前取得贷款承诺函。一审判决后,在查看审判资料时刘先生发现相关重要证据律师竟未提交法院。于是刘先生继续上诉,重新选择了律师。

二审的结果对于刘先生来说已经很满足,房子现在已经过户在刘先生夫妇名下。但由于一审在举证期未提交相关证据,对方并不需要承担违约金,这也成了刘先生心中小小的遗憾。

疯狂违约潮 碎了谁的深圳梦?

深圳诸如这样的买房官司还有多少?官方至今也并未有确切的统计数据。当然,也有少部分买房人早早选择了只要违约金打了退堂鼓,而走上官司路的另一群人,无论他们是出于自我选择还是迫于无奈,或许都意味着是深圳“房价繁荣”的另一种失败。

有深圳网友曾在网易新闻客户端中评论讲道:大爱深圳,房价涨得我都不想上班了,我几个同事去年大半年炒房赚了近千万……

这或许只是句玩笑话,但对于上述案例中被业主反价,并最终失去了房子、失去了深圳梦的那些购房者来说,2015年至今的深圳房价疯涨,以及自己曾经举着牌的那句“还我家园,誓死维权”,仿佛都像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5月10日,在一个名为“深圳二手房买家维权群”的聊天群中,有群里的买房人发了个公告,吆喝着,希望自己25日在深圳中级法院的那场“杀猪大会”(反价业主被戏称为“野猪”)上,能有战友一同在现场观摩打气。

而另一头,有刚刚出了判决结果的深圳购房者则换了自己的个性签名:那贫瘠的未来,梦倒塌的地方,今已爬满青苔……(网易记者 陈跃 束亚男)

陈跃 本文来源:网易房产 作者:陈跃,束亚男 责任编辑:陈跃_NO691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编辑推荐楼盘
楼盘名称所在区域当前价格

朱大鸣:只涨不跌神话被老业主们砸破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房产首页